金剛乘 龍德嚴淨仁波切開示生活佛法─當義工對修行的價值意義

學佛修行不光只有思維,我們在日常生活的生命經驗、體證實踐也要加強,你去過盲啞學校當過志工?你有沒有去當過看護義工?一兩天就可以,或者你去照顧重病患者,把屎把尿一個下午,你就很有覺受,照顧那種貧病孤苦的弱勢族群的人,或者家裡非常貧窮拮据的人,我們平時相處都是一般業力福報差不多的人,當然沒有深刻體認。

你遇過大邪見的人嗎?你遇過那種不得不往火坑裡跳、但還是往火坑裡跳的那種女性嗎?你幫助過吸毒犯嗎?你就會覺得外共四加行講的是真知灼見、至理名言,如果我們生命的歷程都是上班、下班、吃飯,過自己一般的生活,當然這生命的內涵非常的貧乏不精采,就沒有實修實證的覺受會產生。

所以佛法應現在你身上所產生出來的效果,也就相當有限。而我們一般生活步調看電視吃飯睡覺起床工作,等休假再看電視聊天,出離心、菩提心什麼都沒有,然後你會常覺奇怪:「我也很想慈悲,慈悲真的很偉大,當我聽到諸佛菩薩慈悲的故事,我也覺得真的了不起,但我自己怎麼一點都沒有感覺,好像別人永遠是菩薩的事情,好像不會有我。

當然,你過什麼樣的生活,怎麼出離、怎麼慈悲?出離的人,看你的穿著、髮型就知道了,看你平常講話、行事風格也知道,你看過那種癌症末期的人或者對他的大限將至已經知道、看的很開,準備在做後事的人,他已經在交代料理;但我們一般看到的都是徬惶恐懼居多,因為比較沒有修行或少修行會如此,一般對生死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的人你看過嗎?他在跟你講話,好像準備在跟你再見,手錶送給你、我以後什麼東西請幫我處理、什麼東西也給你…,那個出離的感覺,吵架也吵不太起來,爭什麼爭,都要死了爭什麼,這樣出離心才有一點出來,還還不算是非常正確的出離心,只是對生命的延續失去了那一種信念,因為他知道他自己生命不能延續,執取心就降低了些。

你可以接觸這樣的人,然後再來觀照自己的出離心,觀照自己的慈悲心、菩提心,先不要講空證見、四共加行,你去接觸這些苦難的眾生或者接觸那些修學相當殊勝的人,投射到自己身上,看看自己有多差,你再來做這樣的一個思維修,思維修,就是禪的觀照,靜靜的禪觀,你再產生智慧,肯定非常有覺受,很多的智慧將會油然而生。

以上,是我在台中觀音山佛教會學佛的心得。
自從接觸了台中佛教會,也都有固定在台中道場共修聽龍德 上師開示,讓我每一次都相當期待到台中佛堂的時光,在那裏可以深刻感受到佛法的殊勝、沉靜心靈、產生智慧。

開始在台中學佛後,我真心覺得自己變得更好並且走在正道上。